艺术同生活的拉扯——读《月亮与六便士》有感

艺术同生活的拉扯

写在前面

高考前一个月读完月亮与六便士,到现在动笔差不多过去两个多月了,许多细节也不免遗忘,而且以下也是我个人的看法,如有异论,欢迎交流讨论

故事梗概

思特里克兰德是个在伦敦做事的证券经纪人,他有一个富裕和美满的家庭:妻子漂亮,两个孩子健康快乐。
但是,在他们婚后的第17个年头,他突然离家去了巴黎,抛弃了在外人看来很好的事业和家庭。就在人们以为他的出走是因为有外遇的时候,人们发现的事实却是:他原来只是为了画画。
这时的思特里克兰德没有任何的绘画基础,他只是爱好画画而已。在外人看来,他简直疯了,他的生活开始变得窘迫,几次险些因饥饿和疾病而死。他画的画也完全不像个样子,总是在原有的事物上进行破坏,除了有个蹩脚的画家伯朗士-施特略夫把他当成上帝外,任何人都不会买他的画,事实上他也从不轻易卖画。
他不停地流浪,最后来到了塔西提岛,与一个土著姑娘爱塔结了婚。这时的他看起来似乎很知足,他有了一个土著人做妻子,他们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地方,他每天都在那里作画。但不幸的是,不久他就感染了麻风病,在他病逝的前一年,他成了瞎子。爱塔一直照顾着他,直到他完成了自己的巨型壁画,身体溃烂而死。他的妻子依照他的遗言焚毁了挂满壁画的屋子,甚至没有留下一根木头。

为方便解析,下文将分为思特里克兰德受到“艺术感召”前,与受到“艺术感召”后两个阶段

生活 · 理性 · 人格

在受到“艺术感召”前,思特里克兰德无疑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丈夫,好父亲,有着体面的工作,夫妻关系一直都和睦,家庭美满,小说中对于这一时期的思特里克兰德描写得并不多,也没有太多的心理描写,所以我们无从得知当时的他心中是怎样一种状态,但是至少从外在上来看,无疑是十分美好圆满的。
而在到“艺术感召”之后,思特里克兰德就像着魔了一样,变得不顾一切(直接离开家到巴黎,钱,合约都不管了),没有责任心(离开尚无能力自立的妻子和孩子),冷漠无情(坦然接受自己恩人的妻子的示爱而没有丝毫愧疚),至此,他几乎已经丧失了所有作为社会属性人的可能,也失去了作为一个正常人的人格

艺术 · 感性 · 感召

此方面我们依旧分为两个阶段来看
在受到“艺术感召”前,他对艺术并不感兴趣,从他妻子的口中得知他曾经接触过但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时期的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并没有对艺术展现出太高的热情或者天分,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天分(当时看来)
而在到“艺术感召”之后,他对于艺术,展现出了极高的狂热和天赋(存疑),到了“我必须画画,就像溺水的人必须挣扎。”(摘自原文)的地步,对于画画以外的事全都漠不关心

如果再直观点的话,可以这样来看出区别

                   生活                     艺术
                   100%                     0%            “艺术感召”前
                    0%                     100%           “艺术感召”后 

终于凑够了字数(划掉)

艺术同生活的拉扯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分为艺术,生活两部分,只是所占比例的多少不同。生活的部分让人得以生活在社会中,正常的与人交流,而艺术的部分,则是使人得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我始终认为,每个人的一生中,总会受到那么几次“艺术感召”,就如同无神论者见证了神迹后的震撼,进而死心塌地地信奉神明一样,不过是时间的早晚和程度的强弱有所区别,程度弱的,会变得开始懂得欣赏艺术,程度强的,会不由自主的去亲近艺术。文中的思特里克兰德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他的感召强度可以说是极致,将生活部分吞噬殆尽,以至他抛弃了责任,人伦等等生活中必要的东西,将一切都献给艺术。

他好像一点也不泄气,别人的意见丝毫左右不了他的心智。

对于很多人来说觉得难以忍受的事情,他却完全不觉得苦。

艺术

文中也曾说到

老实讲,把艺术看作只有名工巧匠才能完全理解的艺术技巧,其实是一种荒谬的误解。艺术是什么?艺术是感情的表露,艺术使用的是一种人人都能理解的语言。

以及借布吕诺船长的口说出:

我不是告诉你了,从某一个角度讲,我也是个艺术家吗?我在自己身上也深深感到激励着他的那种热望。但是他的手段是绘画,我的却是生活。

所以,艺术更多的应该是一种追求,它可以表现为画画,也可以表现为生活,以及其他任何一种。“艺术感召”应该是发现自己的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最后,希望你也受到自己专属的“艺术感召”,找到你所热爱的东西,并最终得以如偿。

添加新评论

已有 3 条评论

可视化 可视化 回复 @王君华

hhhhhhh,多看点书总是好的

不是谁都可以为了“艺术”而放弃生活毕竟这是一件很打破常规的事,斯德哥尔摩症:原来人是可以被驯养的,我们习惯于生活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每时每刻就会遵守社会的规则列如有事报警或者生病就上医院,而有些人愿意为了热爱奔走所以选择四处流浪,尽管全身破破烂烂(世俗眼光)但是每当直视他们的眼睛却是能打动人心澄澈。后来便有了这样一句话大师在流浪,小丑在殿堂……我承认没有那样的勇气,只能尽力达将生活与艺术平衡。愿作者也能如愿找到并得以如偿。